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荼糜,走不到尽头....

看起来很美......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是一个疼痛的历程,没有人能够抗拒。我想记录每一片随风飘零的落叶,追寻每一个落叶的故事,却发觉自己在落叶中迷失。那些图片和文字仅仅是未来昭示梦想和希望,我钦佩能够永远追寻不妥协的那些人,我却不能,于是,我的梦想和希望就这样随着落叶飘零了,随着时间流逝着,没有痕迹,只有记忆批驳着那些属于自己的懦弱......

网易考拉推荐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风雨中攀升大本营  

2016-11-21 19:53:36|  分类: 诱惑山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一个晚上,因为此次人数众多,为了方便交流管理,队上在萨玛贡开会将队员们分成三个小队,每个小队设立正副小队长,同样夏尔巴耶分成三个小组,设立攀登小组长。对应的,本组小队长的夏尔巴会是攀登小队长。主要在于人员分配后在一个餐帐吃饭,攀登时间都一样,但要求整队行动。同时每组安排一名中方工作人员,一队是米克新,二队董川,三队陈冰。
分组出来后,英文好的几乎全到第三队,个人感觉这对于后期交流产生一点点小问题,我们是二队,队长是文强,副队长纳木措,队员本人,阿邬,九月,牛牛,寒啸,潘正胜,凡夫。我立马感觉到头大,显然这英文翻译的事就不由分说落在我身上了,我那二百五的英文,头大头大!
由于宣布的规定中还有很多细节,所以各队在分配后还自行开会,交流熟悉一番。其中一条是整队活动,一起吃饭,一起行动。我当时有些疑惑,为什么没有把走得慢的分在一起,宋队和夏尔巴解释,要求大家都慢慢走,坚决不支持自顾自跑快,所以每队都有走得快和走得慢点,调节整体节奏,但是,个人觉得这种由队员控制节奏很难,一对一的夏尔巴,真走起来谁管谁啊,到时很难反映问题,更何况英文水平不均。(这些以后还会谈到,当然是问题其实都可以解决)

分组讨论后,鉴于第二天要上升一千多米海拔,大家都纷纷早睡下。我依旧半夜咳嗽,吵着冰姐和阿邬,听见她们翻身,都烦死自己咳嗽,而我的咳嗽糖浆也用完,阿洛德说药已经到大本营,想着只有到大本营在继续吃药,期待有效。

早晨,马纳斯鲁居然出现难能到日照金山,那怕只是一个小尖尖。洗刷结束,有才居然都溜达一个小圈圈回来,这天他与董哥都要直接上大本营。

早起,一通乱收拾,背夫们称着行李准备把最后一批驮包背上大本营,据说,一公斤200卢比。伴随难得看见马纳斯鲁峰顶日出的样子,似乎无序中又极是有序。很快,云雾笼罩,便遗失了踪迹……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说实话,萨玛贡的饭菜真心不好吃,和任何一个客栈一样。尼泊尔餐为主,即使每天都有肉,都咬不烂。宋队说,到大本营会有中餐,伙食比山下好,期待一下。 这早上,我觉得馒头真好吃,比米饭好吃。
出发前,大家合影,为了轻装,我把能塞包里的东西全部塞进驮包,因为阿邬的行李姗姗来迟,使得我有机会把更多的东西塞进她的驮包,于是,我连相机都塞了进去,懒得背,想着队上那么多单反,我那初级单反副厂狗头,还是一镜天下那种,成像又不好,不背省力,于是揣着手机上山。

鉴于不了解天气,还是备份了一条冲锋裤和c3保暖内裤,一件棉服,身上则是软壳裤,c3保暖内衣和冲锋衣。如果不是背包原配防雨罩坏了,随手买的很差,这备份还是可以的。重量不大,一个800保温壶,一瓶可乐,手机iPad,和一本没好意思再乱塞的书。带着这些出发,这一日真正开始登山。

此处合影等待以后找队友要来再补。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物资启程的同时,我们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也开始出发,按照宋队安排,6小时到大本营,海拔上升1400,这天不算困难,但也不简单,最重要的是慢,而我最不怕就是慢........

出发!我的速度那真心叫一个慢!踩着泥泞的路,我居然还会想,这道大本营得洗裤子鞋子,汗一个。
队友杨方钱和我走了一截,他速度不快,但是一直不停,完全不停,我做不到,我必须走一截就停下喘喘,调整心率。一直都觉得只有我登山前锻炼最少,毕竟连一个十公里都没跑过,五公里配速也慢得不好意思说,三个多月中药吃得发虚,连咳嗽一个半月都没好,深切觉得唯一打酱油的就是本人。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队伍真心庞大,背夫队员夏尔巴,乌压压一大片。

起初走过的路,天气也好,随着海拔上升,前几日探访的湖出现在眼前,有惊艳感,走得快的纷纷拍照,我没相机,安心走,从出发最后居然慢慢到了整个队伍中间。凡夫和我速度差不多,一直在一起,但是他渐渐高反。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随着上升,冰川融水形成的湖出现了。此时天气虽然阴,但没下雨,队员们也开心地拍照中。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走着走着,分组就没啥意义了,混一块了。嘿嘿。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手机啊,瞎拍拍,文强很郁闷,咕噜:我都帮大家拍照,我自己没有啊,怎办,手机拍下,效果不好哈。结果他没要求地回答:眼睛看见就行!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很快就与冰川处于同一海拔了。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这些夏尔巴姑娘体能超好,不过也时不时休息一下。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冰川清晰在身边,天气开始变坏,浓雾升起,细碎的雨雾淋湿头发,衣服。大家纷纷把包里的衣服拿出来,穿起冲锋衣,保暖服。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抵达茶馆,此处根本没有真正的茶馆,只有几个曾经是棚子,现在只剩一些看得出是基础的石头。倒是一大片的蓼繁密茂盛。走得快的队员们在这里蜷缩着等待后面的人,个个冻得不行,要求出发,但被制止,衣服都带得不多,感觉这样大家可能会感冒,尤其是早来的已经等待一小时,如果等最后的估计还得接近一小时,沟通着沟通着,队伍又开始出发了。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天气变得越来越不好,随着海拔上升,雨也越下越大,雨水透过软壳,手套,我没来得及把棉服穿在身上,那个冷啊!途中有次取下背包,一看,透湿!心里拔凉拔凉的,这既便到大本营换衣服也是问题啊!最后真是在透湿凉里挪动,不敢停,但根本也走不快。
后来,就没办法有照片了。浓雾弥漫,山路无穷无尽,只看得见前后不远。路越来越窄,也越来越陡,人越来越冷,除了冲锋衣裹的上半身,软壳透湿,手套透湿,雨水顺着裤缝袜子就流进登山鞋,冷,寒战。
许多背夫已经下撤,他们很快,判断至少还得在凄风冷雨里走两小时,凡夫更惨,他没有带冲锋衣,皮肤风衣完全不行,冻得不行,还开始高反。

一边避让下山的背夫,我们艰苦上升。有一次,一个背夫示意我躲避方向不对,我有点不明白,于是他连比带划我猜知道十厘米的右手边就是陡壁,一个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看不见啊,真不知道原来我们走在山脊上,难怪风那么大!雨大得完全看不清,闷头走呗……太期待大本营出现,心里估算行走路程也知不可能。

冷得手指发麻,走得相当痛苦,pata的冲锋衣真是相当好,一点不漏水,c3汗湿了又干,好歹上身还干爽,不然估计都要失温……渐渐空手下来的背夫们多起来,牵马的小伙还很礼貌让我站到内侧以免意外,太冷了,凡夫按照他的节奏走,我开始跟不上,三五十步要喘一喘,停一停,牛牛姜华超车分外轻松,可见开始是压了速度的。至于纳木错文强邬云芳九月早没影子了.......这时,路开始平坦,也没大批背夫下撤,照这趋势,大本营不远了。

在我走得头晕眼花,精疲力竭,如果有块大石头一准会缩到石头下瘫倒到状态下,看见牛牛和另一位绿色冲锋衣的队员还在爬升,凡夫停下来与人说话,我才知道这是一位我们的夏尔巴,我以为他是背夫,我的包也不重,就是湿了,凡夫对我说,没事,让他背,轻装后,他明显好多了,那个夏尔巴又非把我的包也接过去,再问,原来是我们队上的,专门下来接人的。说按照我们的速度三十分钟后到大本营,犹豫一下,还是把包交出去了,凡夫头难受很辛苦,轻装让他感觉一下舒畅许多,我也忽然安心了。看见黄色厕所的时候,尔巴说我们的营地还要高,大约十分钟,还要再后一个台子,崩溃啊,香菇啊,蓝瘦啊!走......喘!可是,当我走到第一个帐篷的时候,竟然发现曾经慕峰队友王天虎现在麦子队的队员站在营地那专门等我,就为了鼓励我,那种感动!不由分说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他笑了:你咋都站不稳了!

湿透,所以也没停留就继续攀升,什么叫近乡情怯,根本是看着营地就是走不动不是情怯,是累屁得了!忽然看见老米,那就是到营地了,夏尔巴说我可以进帐篷换衣服,但老米要求进餐厅,我还是要求先换衣服,赌一赌背包里裹在冲锋裤里的保暖裤是干的。夏尔巴带到一个空帐,脱下湿淋淋的裤子,潮湿让我差点穿不上保暖裤,折腾都快高反一般,终于收拾好裹一包湿衣服到餐厅大帐,大帐一片欢乐,文强宣布:二队第一个到齐!哇塞!就我这破速度,不过其他队拍照的人多,我们队停留时间短,步速倒是不快。喝热茶水后,老米过来宣布可以按照号牌领行李,也不想了,帐篷在哪都不知道,先领行李穿衣服呗!

一个整大帐的行李队员们都集中在门口,场面混乱,千寻没有找到她第二个背包,于是跟夏尔巴说晚些再去,我坚持不懈,两个背包全部找到,赶紧就丢进帐篷,没拆,喝茶先,毕竟身上衣服干了,不太着急。

凡夫很难受,回帐篷,我在大帐坐了一会,决定回帐看了他一下,顺便整理下俺的行李,穿厚衣服。这一番折腾胃也不爽了,头也疼了,时间估计耗太久,文强不放心找出来,真是好队长。

更神奇的是一直不畅滴大大也通了,差点又挣高反,更是连跑数次才感觉不用跑远远大号厕所,不容易啊!被邬云芳笑话,下面不解决非得整高反才舒坦!牛牛高反症状拉肚子,相对好,安安静静坐哪里不说话。我们每个人都把零食搬出来,放帐内共享,其他帐篷溜达,没发现吃的,还都各自保护起来,好神奇,就像进行零食保卫战一样。


喝茶时,听见队友说,他们上来时,天虎站在他们营地帐篷那里看不清人就一个个问:荼糜到了吗?看见不是我,就又问:荼糜还要多久才上来?把那帮队友气伤了,一腔热情都被不是我而浇灭掉。我听得都想奔下去再给天虎一个大拥抱,可是真让我下去,不可能,绝对不干,打死也不去。
是夜,大家吃了顿暖暖的晚餐,我们的服务生夏尔巴杜巴居然示意我们可以泡热水脚,简直简直跟客栈天壤之别啊,完全没想到,幸福感满满!这晚大家回帐篷都比较早,东西要摊开,要拿出来,一堆事呢!

[荼生记]慢慢来,立于白云之巅-马纳斯鲁-11 - 荼糜-美拉卓玛 - 荼糜,走不到尽头....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